啾辞

能给我你的小心心吗❤( ´•̥̥̥ω•̥̥̥` )

【周翔】会变身的不只是魔法少女03

异能paro
放飞自我的魔性产物,本次有私设的一叶之秋出没,以后就用这个号更新啦

自从那天短暂的接触过后,孙翔就发现他身边名为周泽楷的生物刷新次数呈几何倍式上升。

每节上课教室后排都有周泽楷安静听课记笔记的身影不说,每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也能看见他端着餐盘走过来在对面坐下,去一趟超市周泽楷推着一辆购物车轻飘飘路过,就连他去公园跑个步,公园椅子上坐着看报的人都tm是周泽楷!别装了,你的呆毛都从报纸后面探出来了好吗!

又一次“偶遇”之后孙翔终于忍不住咆哮:“你怎么又在这!!”周泽楷笑了笑,回答说:“好巧。”

巧你个头啦!你要装偶遇也能不能收敛一点,一天24小时撞见你的次数不下10次,我该不会是遇上一个变态跟踪狂了吧?还是说我得知了你们组织不能见光的秘密所以要找机会把我杀人灭口啊?

孙翔呵呵了一声,咬牙切齿地问:“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周泽楷竟然非常认真地回答:“21。”

哦也就比翔哥大3岁……等等谁问你这个了?现在还有人不知道这句话的梗吗?你该不会是从与世隔绝的魔仙堡来的吧?

孙翔决定不再弯弯绕绕的,直奔主题:“你为什么老跟着我?有什么目的?”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然后异常严肃地问,“你真的,想知道?”

卧槽这气氛不太对啊。

孙翔在得知惊天秘密后被杀人灭口和遭遇变态跟踪狂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飞快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是个变态跟踪狂。”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知道的太多的人是活不过三集的。孙翔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呃……”周泽楷看着孙翔潇洒远去的背影 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能说出来,于是又闭上了嘴。

那天执行完任务之后周泽楷按照异能者行为标准给孙翔使用了能忘记之前一小段记忆的药水,然而孙翔却仍然记得那天发生的事。

也就是说,失忆药水对孙翔不起作用。

所以,孙翔极有可能是一名尚未觉醒的异能者。而他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随时都可能觉醒能力,而刚觉醒的异能者极容易成为异种攻击的目标。

那天周泽楷向联盟上报了情况之后,联盟果断让他先暂停原有的任务,在孙翔觉醒能力之前一定要保护好孙翔。毕竟,异能者是极其稀少的,每一个异能者对于联盟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贵战力。

周泽楷本来就在追查这一地带最近异种频繁出没的原因,为了行动方便因此用了实习老师的身份来到这个学校,结果正好遇到了孙翔,而看见孙翔的那一刻,谜团也解开了——

孙翔不仅是一名潜在异能者,他的能力也相当强大,否则不至于吸引到如此多的异种。

然而这些话,且不说孙翔现在还是个普通人,他会不会相信这些,单是让周泽楷说出这一大长串解释,就能要了他的命。

所以他才会如此慎重地问孙翔是不是真的想知道。

不过他已经联系了正在别处执行任务的队友,这几天应该就能到了,介绍世界观这种事就留给江波涛吧,他只需要负责保护好孙翔的安全就好。

孙翔并不知道他刚刚错过了得到能推动剧情发展的关键线索的机会,幸好这并不是一个文字攻略游戏,否则孙翔可能在一开始就选了直接game over的选项。

他现在正忙着和唐昊吐槽:“哎你知道吗我被一个变态跟踪狂盯上了。”

唐昊一脸狐疑的看着他:“谁啊?”

孙翔就神神秘秘地凑过去,指了指后面说:“就是我们新来那个实习老师,不信你看后面。”

唐昊回头正好看见周泽楷拿着一个甜筒就从m记甜品站走了出来,就差在脸上写个“路过”,于是不耐烦地说道:“你扯淡吧,哪有长那么帅的跟踪狂?吃饱了没事干跟踪你啊?”

靠,这个看脸的世界。

要说脸其实孙翔长得也不差,问题是周泽楷的帅是属于那种看上去很温和无害的类型,可能他去抢劫别人都不会报警,还以为他在拍戏。他的长相实在是迷惑性太强了。

孙翔顿时觉得人生无望,连自己最好的兄弟都不相信自己,难道说他只能屈服于变态跟踪狂的美色之下吗?

我就不。

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孙翔一路走一面百无聊赖地踢着石子,周泽楷远远走在后面。自从那日遇袭之后,孙翔就再也没走那条小巷子,老老实实走起大路。

“喂。”孙翔突然停住脚步,“别跟着我了。”

见周泽楷脸上露出一个为难的神色,孙翔不等他反应就闪身进了路边的公共厕所顺手关上了隔间的门。

这样一来既可以上厕所,又能把周泽楷打发走,一举两得。孙翔不禁又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他悠哉悠哉地上完厕所,估摸着周泽楷差不多也该走了,于是他伸手打开门——

哎?怎么门打不开?

孙翔又用力转了转门把手,门纹丝不动,似乎是从外面锁上了。

“喂喂,外面有人吗?我被锁住了快帮忙开个门啊!”孙翔砰砰砰地拍打着门,期望外面能有人听见他的呼救。

现在正是下班放学的晚高峰时期,路上的人应该很多才对,然而孙翔拍了半天,却并没有人回应他。

“周泽楷你还在吗?”孙翔抱着最后一丝期待喊道。

依旧无人回应。

“不是吧?真的走了?”孙翔慢慢放下拍门的手,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

对了!他可以用手机叫人过来帮忙啊!虽然被锁在厕所里不得不叫人来帮忙这种事听上去挺窘的,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孙翔精神一振,从兜里掏出手机。

没有信号?孙翔傻了眼。辣鸡x动,说好的全球信号覆盖呢?

就在孙翔几乎没了办法的时候,门外传来沉重的咔哒一声,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恩人啊!”孙翔喜出望外,然后他就和门外的一坨漆黑状不明生物打了个照面,那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探照灯似的一排白光刷地就打了过来。

“大哥你好大哥再见。”孙翔砰地一声又关上了门,死死抵住门大气都不敢出。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样子他好像又遇到与那天如出一撤的情况了。不过这次遇到的不明生物似乎和上次又有些不一样,还真是丑有不同的丑法啊。

孙翔略微沉思了几秒,觉得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

然后他转身重重地一把打开门,门板把那只不明生物拍到了后面,孙翔头也不回地拔腿狂奔。

孙翔简直怀疑自己在玩真人版神庙逃亡。要不怎么三天两头就要与死亡赛跑啊!

门外的世界已经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了——虽然布局依稀可见本来的痕迹,但那些建筑物的轮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或是张牙舞爪地向天空生长,或是反重力般向中间弯折。整个世界都被渲染上一层怪异的深红色调。

偌大的街道上空无一人,空旷地回荡着孙翔一人急促的脚步声,他不敢停下,未知的阴影笼罩着他,随时都能将他拖入无尽的深渊。

他每经过一处房屋,房屋的墙壁都会如镜面般反光,将他狼狈的身影倒映下来,似乎是无声的嘲笑。

不行,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追上的。

孙翔突然想起那天看见的周泽楷举枪战斗的情景,是不是只有拥有那种力量才可以与这些不明生物抗衡?但是到底要怎么做到呢……先变个身?

所以说,不管是哪位神仙都好,能不能教他一下怎么变身拥有超能力啊?

白光一闪。

孙翔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变身,但是他眨了眨眼睛,茫然地看了看突然转换景物的四周。

他正站在一处高耸入云的悬崖边,天边悬着一轮圆日,丝丝缕缕的云被挑染成淡淡的金色,远处天际与地平线交界处晕上了一圈金红色。向下眺望,数座绵延的火山在漆黑的大地上伸展开脊背,岩浆像是火焰汇成的河流在地面断开的裂缝中蜿蜒前行。脚下站立的土地,像是在呼吸般微微震颤。空气中滚动着灼热的气息。

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绝不是之前的街道,甚至可能不存在于现实中,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孙翔觉得莫名的熟悉,他弯下腰触碰脚下的土地,温度确确实实传达了过来。这里既不存在于现实,却也不是虚幻。

“终于来了,太慢了。”身后突然有声音传来,孙翔往后看去,一名身穿黑色战甲的青年正站在他身后,他抱着双臂,挑眉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语气中隐约有些不耐烦。

夭寿了,还真的有什么厉害角色被他召唤出来了吗。不论眼前这位是什么来头,总比面对那些人样都没有的不明生物要好。而且对方看起来好像在等他?

“你是?”孙翔好奇地看着对方。

“你可以叫我一叶之秋。”对方答道,随即他皱了皱眉,似乎感到麻烦,“用你们人类的话接下来该怎么说来着,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master吗?”

等等大兄弟你画风不太对啊。这是哪门子的人类用语啊。而且听这话,对面这位不是人类吗?

“哪个正常人会这么说话啊!”最终孙翔还是忍不住吐槽。

“沐雨橙风告诉我的,她说你们人类电视剧里都这么说。这不重要,我问你,你愿意接受我的力量吗?”说是这么说,然而一叶之秋脸上满是“如果你敢说不我就neng死你”的表情。

“我愿意。”孙翔心想外面指不定还有一只凶残的不明生物等着手撕他呢,不答应是等死吗?这种时候果断接受力量变强才是正解啊!冲出去跟那玩意拼了!

所以眼前这位一定是上天派给他的强力外挂什么的,接下来就可以等着开挂了。

“好。”一叶之秋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下一秒他打着哈欠说,“你可以滚了。”

“就这样就没了?你不先教我几招什么的吗?”孙翔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对方。

这个外挂该不会是假冒伪劣的吧!

“少废话,我要睡觉去了。”一叶之秋不耐烦地招了招手,然后孙翔就感觉眼前一黑,坠下了悬崖。

孙翔怀疑自己是个假的魔法少女。

tbc
求评论求红心啊😂没人看我要没动力写下去了(瘫)是这个题材太冷门了吗orz

评论(2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