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辞

能给我你的小心心吗❤( ´•̥̥̥ω•̥̥̥` )

【周翔】会变身的不只是魔法少女 11

异能paro,时隔已久的更新,羊习习荒岛生存(伪)求红心求评论呀

“所以……我这是在哪?”孙翔一脸迷茫地看着完全陌生的四周。

没有人回应他的问话,声音消散于吹拂而来的海风中。

他的双脚微微陷进柔软干净的沙粒中,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海,海水在浅金的阳光照耀下呈现出半透明的通透澄澈之感,由浅浅的蓝一直过渡到几乎不见光的深渊,美得像是天神落下的泪。此时海面风平浪静,只能听见一波接一波的潮水极有规律地涌上岸边,拍碎变成白色的水沫又逐渐褪去。

天空连接着海的边际线,仿若有一支蓝色的笔刷均匀地抹过平整的画布。纯白的云倦怠地卷了个边铺开在蓝色的背景上。几缕阳光透过云层照下,云层的质感在光线的穿透下和某种极薄的丝织品有些相似。

在他的身后,大片苍翠的树林舒展开臂膀拥抱着金黄的海滩,斑驳的树影交织,最后逐渐变成色块交接,层层叠叠,深处不可寻,让人有种会在其中迷失的错觉。

茫茫大海之中,他所在的这座岛屿似乎是唯一可以落脚的地方。

如果不是附近除了他自己一个人哪怕是活物的踪迹都没有,孙翔大概会以为他到了某个海边度假胜地。

但是,不同于那些被人工过度开发的景点,这里的一切都是纯粹的,不掺任何杂质,似是遗落人间的某处净土,人在这里自然而然地会感觉到舒适。但是,除却表面上的宁静之外,这里又将所有探寻的目光止于浅层,没人知道深处潜伏着什么。在这里,展现在眼前的已知犹如冰山一角,而未知的部分远远大于已知。

“原来如此,我一定是穿越了!”孙翔一拍脑门,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这应该是某种荒岛求生的游戏,只要成功存活我就可以通关!”

要不怎么说这孩子的脑洞大过天呢,连穿越进游戏这种可能性都想到了,还接受的无比迅速。

确定了目标之后就好办了,孙翔干劲满满地准备开始他的荒岛求生之旅,首先应该就是要找食物和能饮用的水,然后再找能遮风挡雨的安全住处,最后再自己造一艘船离开这里!

于是,当周泽楷在自己的精神域里找到孙翔的时候,他正在摇一颗椰子树,一颗椰子掉下来砸中了他的脑袋。孙翔气鼓鼓地踹了那颗树一脚,结果树上又砸下来一颗椰子,险些再次砸中他。

“……”他都在别人的精神域里做些什么啊。周泽楷有点哭笑不得。

当时,发现孙翔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周泽楷立即敲晕了他,本来是想让孙翔先回到自己的精神域恢复一下,但是孙翔刚刚才成为异能者,精神域并不是很稳定,在受到了冲击之后一时无法再开放。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孙翔居然进入了周泽楷的精神域。

通常情况下,除了本身没有实体因此限制较少的异能人格,一个人很难进入另一个人的精神域,除非他们本身就有着极高的契合率,能够架起沟通的桥,借此自由来往。简单来说,[桥]就如同心灵感应一样,即使没有双方面对面,也可以互相传递讯息,彼此之间的步调也会更加协调一致。

对于异能者而言,如果能与一名精神域契合高的人结成搭档,无疑将非常利于战斗。然而这种事说到底也只能看缘分,当今联盟中还是没有搭档的人占大多数。也有精神域契合度极高但由于个性不和等种种原因最后没能成为搭档的例子。精神域毕竟是非常私密的地方,如果没有双方心理上的完全认可,也无法建立长久稳固的桥。

不过,如果对方是孙翔的话,自己并不讨厌。周泽楷这么想着,孙翔却在这时转过身来。看见突然出现的周泽楷,他先是吓了一跳。

“周泽楷你怎么也在,这不是个单机游戏吗?难道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一时无法跟上孙翔脑回路的周泽楷选择沉默,一双无辜的眼睛眨啊眨。

然而孙翔的脑洞并没有因为周泽楷的沉默而停下来,反而又有了更奇怪的发展。

“奇怪,怎么没有反应?难道说!”孙翔突然一步上前,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你其实是npc对吧?是游戏系统派来指引我通关的?”

完了,这脑洞彻底救不回来了。周泽楷感觉很心累,他想张口解释。

“不……”才刚吐出一个字,他又被孙翔接下来的举动给惊得闭了嘴。

孙翔略微退后了一点,用一种非常认真的审视目光上下打量着周泽楷,还伸出手捏了一下他那张好看到天怒人怨的脸,收回手评价道:

“嗯,摸起来跟真人一样。就是表情怎么还是这么呆,不会这个NPC性格也是仿的周泽楷吧?还是说我没有触发剧情条件?”

“不是……”周泽楷这次又努力多说了一个字,然而他还是没能成功把话说完。

“咦说话了!难道刚刚在待机吗?npc快告诉我这个岛上有没有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啊?”孙翔已经彻底掉入脑洞出不来了。

算了,他开心就好。周泽楷已经完全放弃了解释,他点了点头,示意孙翔跟上他。

哦哦,这是开始自动寻路了吗?看来这个NPC还是很上道的嘛。孙翔自觉进入了游戏状态,乖乖地跟在周泽楷身后,不时四处好奇地张望。

他们走进了那片苍翠的树林之中,幽深的绿意在他们的两侧延伸开来,一直到视线完全无法触及的深处。他们在里面弯弯绕绕地走着,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孙翔只觉得自己好像走了很久,但是一个晃神的功夫,他们已经到达了一处开阔的空地。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两层高的小别墅,从外观上看非常精致小巧。每扇窗户都悬着干净的白色窗帘,海风吹过,掀开窗帘的一角,又轻飘飘地落下。门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了。

他们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一栋完全陌生的宅邸,却没有任何不自然,仿佛这里就应该有这样一座房子。

门后是一个足够宽敞的客厅,木质的地板上铺着柔软的毯子,沙发的靠垫零散地摆放着。

“……遮风避雨。”周泽楷这样解释道。

“什么嘛,此处不是应该出现一个阴暗潮湿的洞穴才对吗?这样一点荒岛求生的气氛都没有了。”孙翔嘟着嘴,显得有些失望的样子,不过还是勉为其难地躺倒在大沙发上。

……还挺舒服的,算了。

“糟糕,我还没找到食物呢!”孙翔在沙发上蹭了一会,突然猛地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急吼吼地就要往外冲。

周泽楷拉住了他。

“怎么了?”

孙翔不解地看向周泽楷。

“食物,那边。”周泽楷拉着他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各色菜肴应有尽有,让人食欲一振。

天呐,这个npc功能也太强大了,要什么有什么,他是哆啦o梦吗?不过孙翔显然还是误会了什么。

孙翔抓起几包薯片就缩在沙发上吃了起来,马上抛弃了什么荒岛求生的目标。果然还是舒服最重要!

“既然这样,那就以此为据点,成为海o王,打败大魔王,拯救世界好了!”他一边砸吧砸吧嘴吃着薯片一边又定下了新的游戏目标。

还不如荒岛求生呢。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太累了,孙翔吃着吃着就犯起了迷糊,等他一个激灵惊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墙上的钟晃晃悠悠地指向下午五点。

糟糕,我没有错过什么重要剧情吧?npc怎么凭空消失了?

孙翔推开门走了出去。很奇怪地,他明明并不记得来时的路,绕来绕去,不一会就走出了森林,到了他来时的海滩。

此时已是黄昏,一轮圆日燃烧着缓缓坠入被染成夕色的海中,层云大片大片铺张开来,模样肆意潇洒,像是某个名家随手挥下一大笔,将金红颜料尽数泼墨纸上。

这样极尽放肆张扬的景象,与这里本来的样子完全不同,却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海与天的边际线模糊起来,火与水,红与蓝,交织在一起,无法再分割开来。

远远地,孙翔看见云端中倒映出绵延千里的朦胧山峦,犹如亘古不变的誓约。它永不熄灭那炽热的火焰,当它爆发之时,整个世界都将被点燃。耳边隐隐有号角奏鸣之音,谱成一曲恢弘盛大的赞美词,又夹杂着雷鸣般的战鼓声,光是听着,就让人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周泽楷正站在那片缓缓燃烧着的天空之下,浪潮涨上来,没过他的脚踝。他凝望着远处的那片景象,垂着长长的眼睫毛,侧面显得安静而专注。这副样子,让他少了些烟火气,好像随时都会像泡沫一样消失。

倏地,察觉到了孙翔的到来,他回过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休息好了?”

孙翔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这个NPC不知道又触发了什么剧情,休息好了接下来就可以去打大魔王了吗?

“时间到了。”他突然抬起头看了看天,又说道。

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海水正把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拥入怀中,暗色的天幕沉沉地坠下,只有最底下还滚着一圈金红的边。孙翔甚至产生了天空和海洋融为一体的错觉。

也就在这最后一丝光辉消失的同时,孙翔觉得自己眼前的景象急速变换起来,身边的一切都在迅速离他远去。

“卧槽世界毁灭了!”孙翔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铺着纯白被单的床上,床铺周围罩着鹅黄色的帘子,看上去是病房的摆设。

听到他起床的动静,帘子被拉开了一角。

“?”周泽楷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餐走了进来,同时用询问的眼光看向孙翔。

原来刚刚那些是做梦啊。

“周泽楷我跟你说,我刚刚梦见我穿越到荒岛求生里面去了!里面还有一个跟你长得好像的NPC!”孙翔兴奋地准备讲起他的历险记(并没有)。

周泽楷闻言只是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他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说了一句:“……先吃饭。”

还是先不告诉他真相了吧。周泽楷默默想道,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像告诉孩子圣诞老人不存在的家长。

所幸孙翔很快感觉自己有点饿了,于是拿起一个包子就嚼了起来。果然梦里吃的东西不算数的吗?

“嗷呜,我坠了吼久吗(我睡了很久吗)?”他嘴里一边津津有味吃着东西一边问道。

“嗯……昨天到现在。”周泽楷思考了一会孙翔到底在说个啥,最后终于艰难地听懂了。

偶尔也要体会一下听不懂别人说话的心情呢,周泽楷大大。

“我们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吗?”孙翔终于吃完了包子,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溢出来的汤汁。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回答:“嗯。”

孙翔并没有注意到这短暂的沉默,反正在他眼里周泽楷说话一直是这样。听到肯定的答复,他满意地笑了起来。

“那是,有翔哥出马还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

他的笑容实在是太过纯粹而耀眼,周泽楷默不作声地看了他一会,直到孙翔被看的有点不自在起来,他毫无威慑力地瞪了一眼周泽楷:“干嘛,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话说出口他就意识到不对了,周泽楷自己就是大帅哥一个,天天照镜子都能看见啊。

周泽楷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孙翔毛茸茸的头发,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嗯,你帅。昨天……做得很好。”

然后他就在孙翔炸毛前及时收回了手,退了出去拉上帘子。

“好好休息。”

孙翔意识到自己刚刚被人摸头杀了,然而他愣了半天也没生气起来,只是嘟囔了一句:“奇怪的人。”

周泽楷走出病房轻轻带上门,表情却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他转身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已经站了两个人,看见他进来,两个人都微笑着点头示意,但他们的表情也并不是很轻松。

“小周。”江波涛率先开口,“我们昨天抓到的那个黑帮小头目,在送去联盟审问的路上,被杀了。”

一旁一个医生打扮的男人点了点头,补充道:“对方下手非常老练,一击毙命,得手之后迅速撤退。我们没能查到杀手的身份。”

这个男人正是轮回的医师,方明华。在队中最有资历的前辈。

周泽楷应了一声,看着他们,相互都从眼中读出了几分猜测。

“不过,联盟上面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降低我们的任务评级,后续事宜会由联盟那边派专人接手处理。因此我们这次任务还是算成功的,之后我们开个庆功宴吧,大家这段时间忙着跑任务也很累了,是时候需要放松一下了。”江波涛又缓和了一下气氛。

“还有一件事。”但是他很快又说道,“队长,孙翔是你从哪里捡来的啊,昨天看见他的能力真是吓了我们一跳,那可是斗神一叶之秋啊。”

“碰巧遇到的呀。”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全然没有自己捡回来一个不得了的小朋友的自觉。

方明华扬了扬手中的一叠纸:“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结合你们昨天的描述来看,孙翔虽然能力很强,但是他的精神域非常不稳定,即使是刚刚成为异能者,他精神域的脆弱程度也有些夸张了。”

两人彼此非常默契地,都没有提到一句话。对于异能者来说,精神域不稳定,就相当于一颗定时炸弹。失去理智的异能者,很可能会成为只知道破坏的狂暴者。

周泽楷没有吭声。

“小周,我一会要写交给联盟的任务报告,通常来说,刚加入成员的第一次任务表现需要详细描写,以进行综合测评的依据,你看……”江波涛显得有些为难。

周泽楷摇了摇头,坚定地说:“不要写上去。”

“我会帮他……稳定。”

听到这句话,两个人的吃了一惊。

“小周,难道说你们之间能够构建[桥]吗?”他们追问道。遇到彼此精神域契合度高的人,这实在是太少见了,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惊讶。

“嗯。”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江波涛明白,队长一旦认定下来,就绝不会轻易让步了。

这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啊,江波涛揉了揉额头,觉得自己以后又有的忙了。

“那好,我就先不把这件事写到报告上。孙翔就交给你看护了,队长。”

周泽楷笑了笑:“谢谢。”

“小周,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休息,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最后,方明华建议道。

周泽楷点了点头,随后走出了房间。

江波涛和方明华面面相觑,都有种自家种的大白萝卜被一只野生的小兔子拱走的感觉。

tbc

我这次居然写了五千字!算是补偿这么久没更新吧qwq虽然我感觉好像也没人在等文orz

评论(2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