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辞

能给我你的小心心吗❤( ´•̥̥̥ω•̥̥̥` )

【周翔】不吃菜(上)

国庆点文,有车(虽然还没开出车库)
有点黑的周x小任性的翔
周翔同居交往中,非原著设定,没什么逻辑就是甜宠文√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第一次写周翔肉如果有ooc请见谅√
然后悄咪咪求关注求红心评论😭

“靠!会不会打啊!这边这边!”伴随着孙翔低声的抱怨,极有规律的键盘敲击声响动着,游戏画面里绚烂的光影闪烁,不断有炮火交织与长枪破空之声交织,他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以至于房门被推开都没有发觉。

当周泽楷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自己的恋人正全身心投入于游戏的世界中,由于情绪太过激动,他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白皙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因为动作幅度略大,领口的扣子有些松散,露出一小片精致的锁骨。

周泽楷向屏幕扫了一眼,毫不意外地看出孙翔正在玩的是时下最火的一款竞技类游戏,周泽楷自己闲暇的时候也会打上几局,但远没有孙翔这么痴迷。

“吃饭了。”他出声呼唤着沉浸在游戏世界里的恋人。

“你先放那,我再打会儿。”孙翔头也不抬地答道。

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在孙翔旁边拉来一张椅子坐下,安静地凝视了一会孙翔专注的侧脸,他用勺子挖了一小口菜递到了孙翔嘴边。

孙翔正忙着在游戏里打打杀杀,条件反射般就一口把嘴边的菜吞了下去,周泽楷觉得他鼓着腮帮子吞东西的样子像极了某种小动物,于是又多喂了他好几口。

孙翔嚼了几口之后觉得有点不对,气呼呼地转过头瞪视周泽楷:“我不吃青菜!”

孙翔非常挑食,这早在他们俩开始交往的时候周泽楷就发现了,苦的不吃,青菜也不爱吃,有放葱的也不吃,总之十分难搞。孙翔也从来不在意什么饮食均衡,每天点各种乱七八糟的外卖,有时候玩嗨了干脆也不吃饭了。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泽楷皱着眉头把孙翔手机里的那些外卖电话都删了,孙翔抗议,周泽楷只用三个字就把他抗议的话全部堵住了:“我来做。”

从那以后,孙翔的饮食就由周泽楷全权接管了。让人意外的是,周泽楷的厨艺非常好,从下厨时的赏心悦目程度到做出的菜肴的外观味道全都无可挑剔,因此孙翔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妥妥地认识到有一个会做饭的男朋友是多么幸福,从此乖乖地接受周泽楷的投喂。

但是,好景不长,很快孙翔就发现,周泽楷会给他吃一些特别难吃的蔬菜,还振振有词说“有营养”,而且都挑在孙翔正在打游戏腾不开手反抗的时候。有一次孙翔直接把周泽楷喂给他的菜吐了出来,周泽楷的眼神一瞬间阴沉得可怕。孙翔很少见到自家男朋友这么生气,被吓得以后再也不敢随便吐周泽楷喂给他的菜了。

孙翔不止一次严重怀疑周泽楷是不是精神分裂,大部分时候,周泽楷都非常温和好说话,对谁都是好脾气,唯独这种时候,周泽楷就会变成一个暴君,英俊的眉宇间盛满了不容置疑的强势。

其实,周泽楷会多半要归功他身边一堆爱给他出主意的朋友们。某次公司聚餐上,大家都喝嗨了,话也说开了,已婚前辈方明华语重心长地拍着周泽楷的肩说:“小周啊,虽然老婆是要宠着,但是某些原则性问题还是不能退让的!男人有的时候还是要强硬一点比较有魅力!”

显然对方并不知道周泽楷正在交往的人到底是谁,而且孙翔也并不是他以为的什么脾气火爆的野蛮女友,虽然从难搞的程度上也差不了多少就是了。

即使这话番下一秒就被周围人“方哥,嫂子没收你的私房钱还你了吗”的起哄声淹没了,周泽楷还是默默把它记到了心里。

就连知情人士江波涛,也曾对周泽楷说过:“小周,你是不是有点太宠孙翔了。”这话是在江波涛目睹了周泽楷为了合孙翔的口味都快把一道普普通通的菜做出花来之后说的,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样的话,孙翔会永远长不大的。”

这话说的有点道理,孙翔虽然个头足有一米八五,但有的时候又会不自觉地表现出一些小孩子的任性和天真,虽然周泽楷一直觉得这是孙翔可爱的一点,但他渐渐也意识到自己一直惯着孙翔的坏处了。孙翔这种爱挑食的坏毛病,一定要改。

于是此时,周泽楷只是一舀了一勺菜,递到孙翔嘴边,语气没有一丝松动:“吃。”

孙翔终于把一局游戏打完,他把鼠标一甩,终于有了几分反抗的底气,他不满地看着周泽楷,叫道:“周泽楷!你不要太过分!我忍了很久了!”

周泽楷不答,只是沉默地望着孙翔。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开心的时候像是花瓣洒在湖面,荡起丝丝涟漪,生气的时候又像是冰雪封冻,漆黑无波,犹如深渊一样让人胆战。

孙翔最受不了周泽楷这样,每次周泽楷这么看着他,他总有种对方在看一个任性发脾气的小孩子的感觉,无论他如何肆意发泄自己的怒火,最终都会在对方无声的注视之下失了气势,而显得无比幼稚可笑。

“哼!”孙翔强撑着气势,继续说道,“我以后不要吃你做的饭了!小爷我自己点外卖去,爱吃什么吃什么!”

周泽楷:“呵。”

就这样,这场孙翔掀起的(单方面)冷战就这样开始了。

一开始孙翔还能坚持天天点外卖或者啃方便面,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觉得怎么吃都不对味,这道菜不应该这样做,如果换成周泽楷做的话……那个不好吃,还不如周泽楷做的好吃,诸如此类。

最后,孙翔绝望地发现,就算他的心已经决定再也不吃周泽楷做的饭了,他的胃也早就变成了对方的俘虏。

更气的是,在孙翔拒不吃周泽楷做的饭期间,周泽楷每天仍坚持做两人份的饭,给孙翔的那份固定放在餐桌上,仿佛在明晃晃地对孙翔示威:看吧,我就放在这里,你爱吃不吃。

“嘶啦——”孙翔又把一家外卖店从名单上重重用笔划去,因为太过用力而划破了纸面,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今晚周泽楷似乎是有事,吃完饭之后就出去了,而他给孙翔留的那份饭菜也照旧放在餐桌上。此时,饭菜还在慢悠悠往外冒白气,浓郁的香味不断侵袭着孙翔仅存的理智。

孙翔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抵不过胃的催促。反正他就尝一小口,看看周泽楷那家伙的厨艺有没有退步!

他一步步挪到餐桌前,先是把自己讨厌的食材都挑出来,然后夹了一小口菜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这个调料搭配的没有之前好了,这道菜没有之前入味了……他就像一个挑剔的美食家,对每一道菜都给予刻薄的评价,但是吃着吃着,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周泽楷做的菜最对他的胃口。

就在孙翔吃得起劲时,门毫无预兆地被打开了——周泽楷手提公文包走了进来,然后他抬头就看见孙翔嘴里塞着食物,瞪大了眼睛,一脸呆滞的表情。

“慢慢吃。”周泽楷倒没有孙翔这么大反应,他只是丢下简短的三个字,然后步伐轻快地转身进书房办公去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周泽楷毫不意外地看见孙翔一脸别扭地坐在了餐桌对面。

“周泽楷,”孙翔开口了,“我也要学做饭,你教我。”

他的语气显得那么理所当然,仿佛说出口的不是一个请求而不是命令。

但是周泽楷知道,这就是孙翔式的和解信号了。他当然不指望自家面皮薄的小男友能在言辞上作出什么让步,孙翔的让步,多半只是一种态度上的转变。当然,这点周泽楷并不反感,反而觉得很可爱。

正当周泽楷准备说点什么给孙翔顺顺毛的时候,然后就此愉快地结束冷战的时候,孙翔却自以为小声地又嘟囔了一句:“等我学会以后自己爱吃什么吃什么,才不吃青菜。”

……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果然还是太惯着他了?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解开了领带,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他缓缓站起身来。

“好啊。”他说。

TBC
是的我卡肉了,先把剧情放出来试试水,如果有人看我就接着写肉_(:3 」∠ )_
羊习习老不听话怎么办,多半是惯的,日一顿就好了x

评论(25)

热度(107)